上赛季结束前,吉米·罗伯逊单赛季排名冲到第14位,并获得了参加了球员锦标赛的资格。

45.jpg

作为前欧洲大师赛冠军,吉米·罗伯逊一年前还险些降级,却在21/22赛季的比赛中表现得十分出色。经过重重考验,吉米·罗伯逊觉得自己已经重新适应了斯诺克比赛中的大场面。

一年前,吉米·罗伯逊需要在2021年的世锦赛资格赛第一轮比赛中获胜来保证自己不会降级,他在0:3落后于赵剑波的情况下实现逆转以6:5取胜,将自己从降级的边缘拉了回来。

从那时起,这位36岁的“老将”就充分利用了成功保级带来的缓冲期。上赛季结束前,吉米·罗伯逊单赛季排名冲到第14位,并获得了参加了球员锦标赛的资格。而在球员锦标赛中,他以6:4战胜了四届世界冠军约翰·希金斯,然后在四强中输给了尼尔·罗伯逊。

吉米·罗伯逊上赛季总共进入了两次半决赛、一次四分之一决赛,并三次打入十六强。他相信,经常出现在1号转播球台并与这项运动最优秀的选手对决,是通往未来成功的一个阶梯。

现世界排名第25位的吉米·罗伯逊说:“我在上个赛季取得了很大的进步。我比以前打了更多的直播台比赛,我一直认为,你做的事情越频繁你就越擅长。甚至像采访和在直播环境中比赛这样的事情也是你需要习惯的。我对在主转播台比赛越来越有信心,我希望我能够在下个赛季继续延续下去。”

“如果你想继续赢得比赛,你必将会遇到那些‘大咖’们。上个赛季我与罗尼·奥沙利文、贾德·特鲁姆普、尼尔·罗伯逊、马克·威廉姆斯、约翰·希金斯和丁俊晖都有过交手。一旦你有了这些比赛,有了感觉,你就会对你所处的舞台更加适应。如果我能够开始相信我属于这些大型比赛中的一员,那么我就能真正进步。这就是我多年来一直挣扎的地方。在你开始到达那里并做到这一点之前,你并不真正相信它。上个赛季的经历对我来说非常重要。”

12.jpg

罗伯逊成功的一大因素来自于心理专家AP O'Neill的帮助。他已选择在本赛季继续与AP O'Neill合作。罗伯逊表示,心态的改善是维持其职业地位的重要因素。他认为,体育心理学是太多球员忽视的东西。

罗伯逊表示:“我认为很多球员太容易忽视在心理方面的工作,我就是其中之一。我认为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做。我从来没有真正的与心理专家打过交道,我的打法与其他很多人不同,心理专家往往会改变很多东西。有时改变是你所需要的,但我从来没有在这一方面做到过。与心理专家的合作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,但由于懒惰,我之前从未做过。它可以帮助很多球员,但你必须要想做并且相信它才可以。如果你不打算给它一个机会,不打算真正的了解,那么它就不会成功。他们不是魔术师,你需要做付出学习并且接受,然后在球桌上把它付诸实践。所有这些都是针对你在赛场上的应变。尽管还是我自己上场打球,但哪怕它能带给我只有百分之二的提升,我也愿意接受。”

尽管罗伯逊在上赛季取得了成功,但他却在赛季即将结束之时遭遇不幸。罗伯逊伴侣海莉的父亲约翰·佩纳在资格赛开始前不幸过世。他在家庭面临重重困难之时毅然决然地选择参加世锦赛资格赛,显示了巨大的毅力和勇气。罗伯逊决心为悼念他而努力争取正赛资格。然而,他却遗憾在资格赛最后一轮输给了克里斯·韦克林。

“因为葬礼的缘故,我在犹豫是否要参加比赛,而葬礼的改期给了我参赛的机会。我想为他而战,但却未如我愿。在整个赛季中,我一直在使用我的心理教练教授的东西来控制自己,但在最后一场比赛中,我开始感到沮丧。一切都不复存在,我的情绪本来很高,但在那场比赛中却感到沮丧不已。我尽可能地努力去打,为了约翰而战。在资格赛结束之后,我花了更多时间与家人在一起。”

13.jpg

“当时的情况很令人难受,他的过世非常突然,毫无征兆。他当时65岁,身体非常好。他早上起来,坐在椅子上,一小时后却没有再醒来。事发突然,带给我们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,孩子们也很难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。在过去的四个月间,我们过得很艰难。你很难跨过这道坎,但我们正在努力化解。”

在经历了家庭的动荡之后,吉米·罗伯逊希望在本赛季开始时回到胜利者的圈子。他渴望证明他在2018年欧洲大师赛上的夺冠不是一次性的偶然,他想再次取胜,让家人感到骄傲。

“这很重要,不仅仅是为了让那些说我是侥幸夺冠的人闭嘴。最重要的是为我的家人做到这一点,这比什么都重要。人们可能会说,如果那个谁都能夺冠那么我也行,但最终的结果是奖杯和荣誉都属于我。我喜欢这种感觉,我很想再做到一次。要把自己放在冲冠的位置上,需要大量努力的工作。如果我做了正确的事情,那么希望不久后的比赛会按照我的思路来走,就像在比利时夺冠的那周一样。”

“我的两个孩子都去往比利时观看了我在欧洲大师赛的决赛。在翻看之前照片的时候,我意识到如果能让他们再去参加一次决赛就太好了。现在他们长大了,会有所理解,如果他们自己能在聚光灯下呆上一小会,那就太棒了。”